小宝寻亲记

叶染衣

首页 >> 小宝寻亲记 >> 小宝寻亲记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表小姐 朕怀了摄政王的崽崽 重生农门小福妻 巧为农家女 贵女小妾 成亲后王爷暴富了 催妆 萌妻食神 锦绣医妃之庶女凰途 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
小宝寻亲记 叶染衣 - 小宝寻亲记全文阅读 - 小宝寻亲记txt下载 - 小宝寻亲记最新章节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 []

第463章 番外大结局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北梁皇后,苏氏!

一直到倒地,孙贵妃双眼都还睁得大大的。

她死都想不到,谋了二十二年,到头来竟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先前死了一个严隋,紧跟着傅经纶吐血,眼下又是孙贵妃被杀,太和殿前的广场上顿时鸦雀无声,每个人都嗅到了血雨腥风的味道。

肖宏见势不对,转身要逃,被肖彻疾步追上,拎回众人面前。

“彻儿。”不甘心大业就这么毁了,也不甘心就这么死,肖宏道:“这些全都是杨珂一个人的计划,与我无关。”

肖彻从承恩公手里接回自己的宝剑,剑刃上还滴着血,“杨珂已经死了,有没有关系,谁也说不清。但至少,给我投毒的时候,你一次都没落下过。”

话完,缓缓举起剑来。

“彻儿!”肖宏脸色发白,“不管如何,至少我尽心尽力养了你二十二年,一日为父,终生为父,你是打算弑父吗?”

肖彻莞尔,“算斩草除根吧,我的江山,容不得任何余孽存在。”

话完,所有人就见肖彻扬手,银剑在空中划出“咻”地一声轻响,肖宏的头颅就这么被削了下来,鲜血飞溅三尺远。

阴狠利落,没有任何一丝犹豫和停滞。

对待二十二年养育之恩的养父都能这般,此人若当政,绝对是个暴君!

众臣心惊胆战,有几位没忍住,当场呕吐出来。

掏出帕子拭了拭剑,肖彻面向百官,“你们中有好几位,一直效忠于崇明帝,效忠于李氏江山,如今江山易主,想必都不愿追随于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表忠的机会,是哪几位,自己站出来。”

日光穿破云层,明晃晃照在肖彻手中染血的宝剑上,被折射出来的冷芒,令人汗毛直立。

大臣们面面相觑,户部尚书田忠成直接跪地,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有人起了头,后面的人呼啦啦跟着跪下,“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呼声震天响。

肖彻薄削的唇角忽然浮起一丝微笑,他侧身,剑尖触地,一步一步走向傅经纶。

傅经纶还在昏迷,先前混乱过后就成了肖彻的主场,没人敢去请太医,也没人敢把他送到房里休息。

听着剑尖在地上带出的“滋滋”火花响,傅经纬咬着牙,“肖彻,你别太过分了,傅经纶是傅家的人,跟李氏皇族无关!”

肖彻道:“有没有关,我说了算。”

紫禁城被破,肖宏被杀,姜旭又带兵包围了百官,颓势尽现,李氏皇族气数已尽。

饶是傅经纬再蠢,也知道此时此刻,大罗神仙来了都无力回天。

他不得不改变态度,眼含祈盼,“算我求你了,放过傅二,他什么都不知道。”

“怀璧其罪,他逃不掉的。”

肖彻的眼神,是遭遇“至亲”背叛沉浮后的刻敛平静,仿佛能穿透人心。

傅经纬搂紧怀里的人,“就算他真的是先帝遗孤,你也已经杀了他一回,能不能,就这么算扯平了?”

“傅经纬!”承恩公厉喝一声,“你给我滚过来!”

“爹!”傅经纬眼圈泛红,“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求过您什么,今儿您能不能帮我说句话,二弟没有错,他是无辜的!”

“无辜?”承恩公眼神讽刺,“他若无辜,你娘和你妹妹怎么会死?”

傅经纬不肯撒手,“反正我不管,肖彻不能杀他。”

姜旭出言道:“傅世子倒是挺重兄弟情义,但我得奉劝你一句,傅经纶不是你们家人,严格说来,他如今是前朝余孽,你护他,便是同党,整个傅氏都会受到牵连。”

傅经纬听后大怒,“姜旭,肖彻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卖力给他当狗?”

姜旭不怒反笑,“你非要这种态度的话,不如让你爹给你答案。”

“你!”

越聊越离谱。

承恩公阴着脸走过来,揪住傅经纬的耳朵一把将他拽起。

失去依托的傅经纶再一次倒在地上,人依旧昏迷着。

跪在地上的大臣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幕,谁也不敢站出来多说半个字。

肖彻缓步走近,提起带血的利剑,剑尖抵在傅经纶伤口处。

那是他上回在城外刺伤的,只差一点,傅经纶就死了。

这一次,他不打算再失误。

然而刚要往里刺,姜旭突然唤住了他,“殿下。”

肖彻抬头,“你也想护着他?”

“不是。”

姜旭上前压低声音,“他和九公主体内都有蛊虫,我不太清楚这玩意儿在休眠期会不会同生共死,所以我担心,一旦傅二死了,九公主那边会受到影响。”

见肖彻的动作收了收,姜旭接着道:“不如,先留着他,等皇后娘娘到了,再让人把蛊虫取出来。”

关乎李敏薇,肖彻到底还是有所顾忌,没真的下死手,让人把傅经纶抬了下去看守好。

正要让百官散去,就听人进来通报,说皇后娘娘到了。

此次逼宫能如此顺利,少不了北梁暗桩们的动作,当然,更少不了苏皇后一直以来的谋划。

肖彻抬眸望去,不多会儿见个红妆女子缓步而来。

这天底下的美人何其之多,她的出现,却让人有一种瞬间万里江山如画的绝美之感。

眉梢眼角,与肖彻几分相似。

姜旭在旁边低声说:“这位便是北梁皇后,殿下的生母苏氏。”

肖彻面上没太多反应。

他对亲情的概念,早就泯灭于杨珂和肖宏的欺骗之中。

眼前的女子虽是他生母,但到底是头回见,要说有何感触,甚至是感情,压根儿也不可能。

“你好,儿子。”苏皇后走到他面前,笑着打了声招呼。

肖彻语气淡淡,“打了几天仗,我有些累了,余下的事儿,交给娘娘吧。”

话完,收了剑扬长而去。

姜旭急了,“哎你……”

苏皇后拦住他,“无妨,胤儿不是奶娃娃,他是有自己思想的成年人,一时之间,要想跟我建立亲情,想想也没可能,慢慢儿来吧,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紧跟着,苏皇后让跪在地上的大臣平身,宣布崇明帝死在地宫的事实,说江山已经彻底易主,前朝旧臣,若愿留下效忠新主便留下,不愿留想告老还乡的也不强求,只要不生谋逆之心,楚氏皇族愿给条生路。

什么给条生路?没见先前严首辅被逼得当众撞柱吗?

肖彻连养育了二十二年的义父都敢杀,往后还有什么他做不出来的?

在场的都是官场老油子,看得出眉眼高低,因此除了承恩公傅成博提出致仕,其余人等全部默认追随新主。

——

宫变之后,肖彻恢复了北梁大皇子的身份,其父楚元修不打算走立储程序,想直接让位,把江山全权交付给大儿子以弥补这么些年对他的亏欠。

登基大典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中。

礼部尚书刘骞被从刑部大牢放了出来,已经安排人去接妻儿回京。

傅经纶被扣在宫里,北梁那边,梅氏家主正在往南齐赶。

李敏薇的真实身份被公开,平时监禁她的廖嬷嬷和两位婆子也因着杨珂的关系被处决。

梅氏家主抵达京城这天,苏皇后让人去傅家把李敏薇接了来。

李敏薇以前在宫里被杨珂欺负怕了,一见到宫里的娘娘就怵得慌,进去后连头都不敢抬,咬着小嘴,默默站在一旁。

“小九,过来。”

梅氏家主看着她,面上笑容慈蔼,笑着招了招手。

李敏薇悄悄用余光瞥了眼对方,不认识,她揪着衣角,站着没动。

“我是你爹爹。”梅家主声音温缓,极有耐心。

苏皇后道:“如今不是杨珂那时候了,没人限制你,你想说什么便说什么。”

李敏薇纠结了很久,问:“经纶哥哥呢?”

梅家主闻言,与苏皇后对视了一眼。

“他们都说,经纶哥哥被关在皇宫里,你们把他还给我,好不好?”

梅家主微微皱起眉,“小九,你……”

李敏薇眼眶微湿,双膝一屈跪了下去,“我不要做北梁人,我不要当什么梅家姑娘,我就要经纶哥哥,求求你们了,把他还给我。”

梅家主拿不定主意,望向苏皇后。

苏皇后叹口气,让人去把肖彻请了来,跟他说明情况。

肖彻一向心疼小姑娘,得知她说什么都得要回傅经纶,心下有些不忍。

姜旭知晓此事后,不由感慨,“还真是段孽缘啊,要不这么着吧,反正傅经纶没主观地参与过杨珂的计划,他刺杀你,你也杀了他一回,这事儿就这么了了,梅家主取蛊的时候,请他顺便把傅经纶的记忆抹掉,让小九带走。从今往后,傅经纶不再是傅家二公子,跟任何人都没关系。”

肖彻斟酌一宿,应了。

——

数日后,出京的一辆马车上,傅经纶缓缓睁开眼,入目是一张巴掌大的稚嫩脸庞,小姑娘手里拿着湿绒巾,正在给他擦额头。

他怔了怔,“你……是谁?”

小姑娘笑眼弯弯,“是你的小丫头呀!”

——

两大国的整合需要时间,外加登基大典上还有惠帝楚元修的退位大典,小宝的册封大典以及从龙功臣的封晋,因此准备时间特别长。

肖彻登基时,已经是小宝两岁整。

走路才刚稳的小家伙头上戴着九旒冕,被肖彻牵着过丹陛石,他不懂这是在做什么,只是好奇地伸出得空的那只小肉手,去抓眼前垂下的珠子。

大典完毕,百官同宴。

小宝坐在肖彻旁边,不肯吃也不肯喝。

肖彻问他,“怎么了?”

小宝嘟着小嘴,好久才问:“父皇,娘亲呢?”

肖彻神情僵滞片刻,摸摸他的小脑袋,“你娘亲不见了,父皇在找。”

——

姜旭因着从龙之功被封为忠勇王,最近正在张罗着乔迁,想把义父和母亲都接过去享清福。

乔迁这天,姜明山带着姜云衢过来恭贺。

刘婉姝和姜云衢的婚事已经定下。

姜旭看着他,眼神有些复杂,“刘三姑娘平日里是娇惯任性了些,但她从不害人,我希望,你能好好对人家,你要真是奔着刘家背景去的,趁早取消了婚事,我给你当后台都行,可千万别祸祸人姑娘。”

姜云衢莞尔,“我捉了一屋的小兔子。”

姜旭有点儿懵,“说什么呢?”

姜云衢道:“养到她嫁给我,差不多都能吃了,以后,我有事儿没事儿就给她烤兔子。”

姜旭低骂一声,“神经病!”

“旭哥儿,我们刚才来的时候,看到好多道士朝着皇城方向去,是不是宫里发生什么事儿了?”姜明山突然问。

“道士?”姜旭愣住,“我没听说宫里有事儿啊!”

再说,太上皇后苏氏是个无神论者,她一向不信这些,怎么可能让道士入宫?

请姜秀兰招待好客人,姜旭抽空出去看了看,果然见到大批道士入宫。

“怎么个意思?”姜旭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匆匆入城去找肖彻,结果发现肖彻正在接待那些道士。

“你……皇上这是在做什么?”姜旭满脸不解。

肖彻让道士退下,看着他,“作法。”

“作法?”姜旭更不解了,“新王朝刚刚稳定下来,好端端的,作什么法,给谁作?”

“小宝的生母。”肖彻说。

姜旭明白了,“你是准备让人为她超度是吧?”

“不是超度。”肖彻缓缓道:“是复活。”

“什么!”姜旭直接惊呆,“你疯了吧?妙娘的尸身都已经腐烂成一堆白骨了,你复活她?更何况,这世上哪有起死回生之术,你别折腾了,好好当你的皇帝不行吗?”

“无法起死回生,那就借尸还魂。”肖彻的眼神透着姜旭从未见过的偏执,“总有办法让她回来。”

“你能不能别这么天真?”姜旭这下是真的怒了,“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再活,小宝才两岁,你多为他想想行不行?”

肖彻眸光凌寒,“朕的事,何时轮到你质疑插手?”

“行啊,长本事了!”姜旭冷笑,“你如今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我确实没资格过问你的事,但你身为一国之君,找一帮道士入宫,把皇城里弄得乌烟瘴气,我身为臣子,有没有资格谏言了?”

小宝刚好过来,准备问爹爹找到娘亲没,就听到大殿内二人的争吵。

嘤嘤,表舅舅对爹爹好凶。

小家伙站在门外瑟瑟发抖。

——

自那天之后,肖彻便对复活姜妙这事儿越发的执着,每天一散朝,就让道士去乾清宫,商讨借尸还魂的法子。

姜旭每回入宫,都得跟他吵上一架。

到最后实在没法儿,姜旭只能去找太上皇后。

苏荞没想到,儿子登基后竟然会变成这样,他跟爹娘弟妹都不亲,见了面也只是象征性地请安问好。

换身衣裳,苏荞去了乾清宫。

道士们刚退出去,肖彻坐在龙椅上闭目养神。

听说太上皇后过来,他捏了捏眉心。

“胤儿,你怎么想的?”苏荞道:“道士作法不过是心理慰藉罢了,你这么聪明的人,难道真相信这天底下有借尸还魂的法子吗?”

“儿臣心意已决,母后无需再劝,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肖彻半点都不肯退让。

苏荞道:“你听娘的,小宝现在还小,不知事儿,你挑个与他投缘的姑娘封后,跟他说那就是他生母,日子一久,他慢慢就习惯了。”

肖彻不肯,“后娘怎么可能对我儿子好?”

苏荞有些语塞,毕竟儿子说的对,找个不相干的姑娘来,顶多是做做面子功夫,将来一旦有了自己的孩子,指定把小宝撂在一旁。

叹口气,苏荞回了寿安宫。

一直到小宝五岁,肖彻都还在坚持要让姜妙借尸还魂。

苏荞、楚元修和、楚澜、楚绾和姜旭几人轮番劝,然而肖彻谁的话都不听,俨然已经偏执入骨,把复活姜妙当成了余生唯一想做的事儿。

苏荞不得已,这天屏退所有下人,把自己封存多年的匣子取出来。

匣子里是个小型时光机,是她在现代那一世,搞科研的闺蜜的杰作,生日那天拿她做试验,结果就给试验到这个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的朝代来。

之后无论她怎么弄,时光机都没反应,在这个没有电流的时代,时光机就是一堆废铜烂铁,但这么多年,苏荞都没舍得扔,因为这东西至少能证明她曾经在另一个世界待过,是突然闯入这个陌生朝代的外来客。

现在,她想试一试,这东西能不能帮到儿子。

“奶奶,你在做什么?”小宝迈着小短腿儿走了进来,奶声奶气。

苏荞一见他,面上情绪尽收,蹲下身张开双臂,“小宝贝儿,来奶奶抱抱。”

小宝乐呵呵地扑进她怀里。

苏荞抱他坐到榻上,“又去找你爹爹了?”

“嗯。”小宝点头。

爹爹说了会找娘亲,他得时不时地去催催。

跟奶奶亲昵了会儿,小宝见到旁边匣子里有个造型古怪的东西,他从苏荞身上爬下来,走过去,伸手摸了摸,不知碰到了什么机关,只听得“咔擦”一声响。

苏荞脸色大变,“别碰!”

小宝从未见过奶奶脸色如此不好,意识到自己闯了祸,他转身就朝着外面跑,一直跑到荷塘边,这才停下来,蹲在那儿,吸吸鼻子,有种想哭的冲动。

然而眼泪还没落下来,他就从荷塘倒影里看到了自己。

哎不对,荷塘里的确有个胖乎乎的小娃娃,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可是他明明捏着树枝在地上画圈圈,荷塘里的人却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这明显不是倒影!

年龄小的缘故,小宝也不懂得什么是害怕。

“小胖子,你在水里做什么?”小宝问。

对面的人皱起眉头,“你是前世的……小宝?”

小宝气呼呼,“我听不懂你说什么。”

对面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家伙十分着急,“你听我说,别蹲在荷塘边,否则待会儿会掉下去的,快走!”

小宝鼓了鼓小脸,“我才不要听你的话呢!”

“你走,快走啊,别待在荷塘边!”对面的小家伙见他蹲着不动,试图伸手去推。

片刻后,只听得宫人的惊呼声响起,“不好了,太子殿下落水了!”

——

身子被包裹在一片暖流里,小宝睁不开眼,却能听到外面有动静。

“妙娘,再加把劲儿,孩子就快露头了。”

声音很急促,小宝没听过。

但,露头?

什么意思?

他不是蹲在荷塘边跟那个与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小胖子说话吗?

还不等他多想,就感觉到整个人往下沉了沉,小小的身子被挤压得很不舒服,他鼓足了劲儿,拼命往外钻。

不知过了多久,就听有人松了口气,“总算生了。”

紧跟着,有人拎着他就打屁股。

小宝没忍住,呜哇呜哇哭了出来。

打他屁股的人给他洗了身子裹进包被,放到暖炕上,声音压得很低,“妙娘,是个儿子。”

那个被称作“妙娘”的犹豫了好久才开口,“抱来我瞧瞧。”

小宝适应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适应自己成了婴儿的事实。

那他脑子里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记忆?还有个长得俊美绝伦的男人,他管他叫“父皇”。

小全子说,他父皇登基前曾是权倾朝野的东厂督主,令百姓又怕又恨。

唉,是个梦吧。

小宝想了会儿,闭上眼沉沉睡去。

——全本完——

《小宝寻亲记》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史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史书网!

喜欢小宝寻亲记请大家收藏:(m.shishuowang.com)小宝寻亲记史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寻找异能之主 新婚无爱,替罪前妻 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 白骨大圣 教科书中的朕 都市绝代修仙 艾泽拉斯游戏纪元 模拟城市之打钱 闺色生香 大唐好相公 开局十连后我横扫诸神 阴毒妃嫔 心不甘,情愿 玄浑道章 开局奖励神级战体 老王不在,开荒去了 朝为田舍郎 我有一座无敌城 [综]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盖世仙尊
经典收藏 表小姐 盛世医香之锦绣凉缘 金粉 重生之药香 无良佞王的心尖宠 宝莲同人逍遥游 待业少女范希希 见善 黄半仙=活神仙 倾永世酌墨 有女不凡 独占王宠之绝代商妃 穿成潘金莲怎么破~ 纨绔世子妃 医手遮香 权门贵嫁 炮灰攻略 将军家的小娇娘 海月明珠 盘秦
最近更新 暴君闺女五岁半 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 盛宠之嫡女医妃 娇术 嘉平关纪事 盛世为凰:暴君的一等贤妃 澹春山 妃常难搞 二婚必须嫁太子 皇上您该去搬砖了 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盛宠令 娇宠神医世子妃 冷爷热妃之嫡女当家 京门风月 娘娘每天都想暴富 盛嫁无双之废柴王爷神医妃 嫡嫁千金 冷王的穿越痞妃 飞鸿雪爪
小宝寻亲记 叶染衣 - 小宝寻亲记txt下载 - 小宝寻亲记最新章节 - 小宝寻亲记全文阅读 - 好看的古代言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