宰辅养妻日常

浣若君

首页 >> 宰辅养妻日常 >> 宰辅养妻日常全文阅读(目录)
大家在看 纲吉的绝对倒霉体质 娇靥 白月光分手日常 女主角[系统] 论辞掉魔王这份工作的可行性 前方高能 两阕春 千万别惹药修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
宰辅养妻日常 浣若君 - 宰辅养妻日常全文阅读 - 宰辅养妻日常txt下载 - 宰辅养妻日常最新章节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

元后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外面一阵锣鼓声, 牛素奔进来笑道:“唐公子, 唐姑娘, 舞旗花的府卫已经进来了, 咱们出去沾个彩头儿吧。”

品姝与唐靖海对视一眼, 同时摇头。

只待牛素一退, 品姝便凑了过去, 抓住唐靖海的小胳膊道:“靖叔,你想不想回家?想不想回去见你娘?”

唐靖海扔了连环画儿,狠狠点头, 眼巴巴望着品姝,以为她有办法可以从皇宫里出去。看了半天,口水衔的半尺长, 便听品姝道:“一会儿皇帝进来, 你只须告诉皇帝,说你的侄女我已经是个大姑娘了, 认得回家的路, 不定他就准咱们回家了呢?”

唐靖海吸回那一挂清溜溜的口水, 低下头重新又去翻书了。若能说的那样清楚利索, 还能叫人听懂, 昨夜他就走了。

品姝攥着两只手, 鼓着一口气定要在皇帝再次进来的时候证明自已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可以带着小叔叔回家。谁知舞旗花的锣鼓退去,皇帝却不进来, 来的仍是刘太妃。

在刘太妃与一众的宫婢尚宫们眼里, 这一大一小,一侄一叔两个外来孩子,不用动不用说话,光是坐着就是两个笑话儿。尤其唐靖海,才三岁的孩子,手里像模像样拿着本连环画儿,一会儿翻一页,一会儿翻一页,竟像真的能识字似的。

等晚上摆好了饭,李昊居然又来了。品姝心下大喜,暗道这皇帝来了,我只要能在他面前证明自己是个大姑娘,大抵就可以回家去了。

皇帝请吃饭,只怕是全天下最苦的差事。一桌子的山珍海味,鱼翅银耳果子狸,鱼唇裙边和驼峰,还有许多孩子们爱吃的甜腻糕点。

牛素安排唐靖海坐在皇帝右侧,唐靖海亦不怯场,一礼后便老而在在的坐了。品姝坐在他下首,做了十七年的小娇女儿,今天试着扭扭捏捏装模作样,要学出个大家闺秀的样子来。刘太妃坐在对面,笑呵呵指着那盘糖醋里肌:“快给两个孩子挟上一筷子,小孩子可怜见的,都好吃这一口。”

宫婢布了菜,唐靖海扫了一眼小碗,持筷子低头慢啃着。品姝却是一笑,声音不大不小刚好李昊听得见:“我是大姑娘了,不贪吃甜食的。”

她说这话的时候,自然拿眼去觑李昊,恰就遇上李昊也在瞧自己。桌上高烛烘着温暖明亮,十七岁的大姑娘两眼秋水盈盈,那里头有希冀,试探,还有等待答案的雀案。她此时只等一句话,无论那眸子将要黯淡或者重燃喜悦,皆在他的一句话。

李昊不动声色避开品姝那满含着期待的眼神。

待吃完饭,李昊仍不走,喝茶涮过口便坐到了暖阁炕上,与刘太妃相对而默,翻着本书。倒是牛素跑了过来,凑到唐靖海跟前,推那盘华容道在唐靖海面前:“唐公子这华容道走的实在妙极,奴婢也十分的想学一手,可否请您再走一回,叫奴婢也学学?”

唐靖海抬头,丹漆似的一双眸子扫过李昊。

穿着品蓝色八团龙补直身龙袍的皇帝,袍帘方方正正摆于身后,露出内里明黄色的长裤。他肤白如玉,手指细直而白,微揉着下颌,见唐靖海瞧自己,亦冷冷回盯着他。

仍是八十一步,显然烂熟于心,唐靖海心无旁婺走完一局华容道,随即将棋盘推开,两只小短手儿搭在那矮案上,十指轻点着,抿唇盯着牛素,话却是对李昊说的:“我滋女系大姑狼,阔以带我回家!”

品姝向这永远闷葫芦一样的小叔叔投以敬佩而又崇拜的目光,恨不能拍着胸脯以示明志,自己果真是大姑娘了。

暖阁中哑默了约有一息的功夫,随着刘太妃噗嗤一声笑,无论主子奴婢,皆是哈哈大笑,笑的人仰马翻。

品姝呆如僵木,唐靖海小脸儿胀的通红。笑完之后便是难堪的冷场,忽而,今儿早晨那提点过品姝的宫婢指着唐靖海,颤声说道:“瞧这孩子那双眼睛生的真好,竟与我们皇帝有些相像了。”

李昊抬头笑问那宫婢:“果真?”

这宫婢吞着口水,胸中如有擂鼓,在满屋子刀锋一样的目光中使劲点:“果真!”

才不过二十四岁,三年来从未翻过嫔妃牌子的皇帝,还有段痴情传说流淌于这空旷寂寒的宫城中。这简直是所有孤独寂寞,空怀春的宫婢们毕生的梦想与希望。因为太想得他多看一眼,总有人铤而走险。

李昊啪一声合上书,容色仍是淡淡的,语气亦十分平淡:“太妃病了这些日子,无人管束你们,竟让你们把为奴为婢的规矩都忘了?”

他是对牛素说:“叫那丫头跪到院子里去,给朕反省,不知罪不准回来!”言罢,仍去翻那本书。

一屋子的风眉冷眼顿时化作隐于唇角的冷嘲暗讽,那宫婢扑通一声软跪在地上,吓的两腿筛糠,叫牛素带着内侍们拖出去了。

这个样子,如何还能提个走字儿?

正月十六的夜晚,这空旷的禁城中,冻上一夜,那是要死人的。

杀鸡儆猴,品姝这回算是学了乖,绝口不敢提一个走字儿。在沉重压抑而又温暖燥热的屋子里呆了久了,唐靖海忽而推了书道:“狼狼,我要看叶狼!”

刘太妃这回倒是没笑,只问品姝:“好孩子,那叶狼是个什么东西?”

唐靖海指着明窗,连连拿手比划着。品姝这回总算是听懂了:“月亮!我叔叔要看月亮。”

“朕听人常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既唐公子要看,朕就陪你们看一回?”李昊轻轻合上书,笑的风轻云淡。

品姝穿着件刘太妃所赐,暖烘烘的裘衣出门,将唐靖海裹于不中,穿游廊时隐隐可见抱厦外的地上,方才那触怒龙鳞的小宫婢肩背直杠杠的跪着。她望过去,寒风中立马有刀子样的目光扫过来,惊的品姝心中一寒,紧步跟着李昊。

今夜的月亮格外大,玉盘一般压在头顶。李昊走的极快,牛素带着小内侍们都要慢跑才能跟得上,更何况品姝还抱着个孩子。渐渐落下了七八步,品姝在唐靖海耳边抱怨道:“靖叔哎,这大晚上的,你为何非得要看个月亮?你再想想办法,我也不求今夜了宫,明儿一早咱们能出宫就成,好不好?”

唐靖海是个闷葫芦,缩在品姝怀中,不哼也不应。

李昊直接带着品姝与唐靖海从西华门内上了城墙。一轮明月悬空,一望无际的太液清波中还泊着一轮,彼此交相辉映。唐靖海两只眼睛睁的圆圆,仰面望着那轮明月:“我想我狼!”

半夜,城墙上的冷风刀子一样呼啦啦的刮着。品姝明劝暗怂勇:“靖叔,快别哭了,侄女这就带你去找小祖母,好不好?”

小孩子嘛,就该用撒泼闹骄的手段,即便他是天子,难道还能怪罪到一个孩子身上来?

唐靖海本来也没哭,不过是遥见一轮明月,发点感慨而已。品姝眼见得李昊回头瞧着,伸手在唐靖海那肉墩墩的小屁屁上轻拧:“靖叔,快快儿的,哭一声,没准咱就能回家了呢?”

冷风吹的嗓音干巴巴,品姝对着李昊又是欠笑:“靖叔也不过孩子,这会儿哭闹着要娘了!”

唐靖海百口莫辩,更何况他那张嘴还不怎么灵光。

李昊自裘衣中伸出两只手,示意品姝将孩子递给给他。品姝要送,唐靖海不肯去,如此僵持着,终是如只趴壁虎一样,被李昊硬生生拽入怀中。

李昊还从未抱过这样大的小儿,况且孩子也十分别扭,满身戒备。

“想你娘了?”李昊边走边问。

唐靖海重重点头。与李昊温热的身体,始终保持着一指之宽的距离。

离众约有百步余,李昊才止步,问这孩子:“你娘平日都教你些什么?”

唐靖海脑袋缩在那裘衣中,望着天上一轮明月答非所问:“我想我狼!”

“想回家?”李昊又问。

唐靖海低头,仍是重重的点头:“我狼带我看叶狼!”

自从有唐靖海这个孩子以来,李昊过上几个月,总要问起一回。知道他由韩覃亲手带着,还知道他一岁零四十一天的时候学会迈出人生第一步。牛素还曾说,这孩子自打迈出那一步,跌跌撞撞一直走到怡园大门上,始终没有回头看过韩覃一眼。

长久以来对这孩子的观注,似乎也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大约在下意识里,他仍还在延续着上一世的生活,想知道孩子究竟会如何长大,与感情融洽的父母之间,又会产生怎样的感情与相依相爱,那是他一直以来都缺的东西。

李昊当然知道他是唐牧的儿子,所以那怕抱着他时,彼此间也有着深深的隔阖,孩子远离着他,他亦远离着孩子。遥对明月,他与孩子之间唯一的共通点,大约就是思念着同样一个人,仅此而已。

“你娘是否说过,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正月十五不带你看花灯,今夜要带你一起看月亮?”李昊问道。

唐靖海被李昊说中心思,瘪着小嘴巴无声点头。

李昊默默叹了一息,轻声说道:“朕也认识那么一个姑娘,总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所以,元宵节的夜里不赏月,但正月十六的夜里,必得要拉着朕一同登上这城楼,赏一回月亮。”

无论是东宫还是天子,正月十五之夜必定繁忙,不能留给她,所以,单独两个人登楼赏月,必得要在正月十六的夜里。李昊不期韩覃到如今还有这习惯,一笑道:“果真十六的月亮比十五更圆了。”

他与她死在正月初四的晚上,他还欠她一回正月十六的圆月。

他将唐靖海交给品姝,带着一群内侍并府卫们下了城楼。

品姝呆愣了片刻,忽而抱着唐靖海一阵急赶,追上李昊,结结巴巴说道:“皇上,小女能否替长寿宫那位姐姐求个情?”

一众人同时止步,府卫们与形影之间,已经呈扇形圈围在李昊身后。李昊倒还和颜悦色,问道:“什么姐姐?”

品姝连忙道:“就是方才说我家靖叔与皇上眼睛相似的那位,如此寒夜跪在院子里,只怕要冻死人的。”

夜黑,她瞧不见皇帝的脸色,躬腰等得许久,只听一阵脚步声,再抬头时,李昊带人已经走远了。

那个宫婢虽未冻死,但次日一早起来,伏侍品姝与唐靖海的人已经不是她了。

*

虽知道唐牧必定会不高兴,但次日一早只等唐牧一上朝,韩覃略做收拾,仍还是从西华门上递牌子,入宫亲自去接儿子了。

乾清宫在这三年中重新修葺过一回,李昊顶着奢侈浪费的骂名执意将地砖全铺成了亮晃晃的金砖。卸座后墙壁上浮雕金菊怒放中八龙而腾,陈启宇恭立于御座下首,当庭或站或座七八个三十由旬,穿着一品文官常服的内阁辅臣们。

原来在乾清宫不定期举行的廷议,如今成了辅臣们每日必得到场的朝会。六部之中无论会何紧要公事,因各部尚书们皆在场,当场即能敲定拍板。李昊正劈腿坐在御座上听陈启宇读奏折,忽而扫见牛素远远使着眼色,遂止了陈启宇,下御座而去。

皇帝不在,廷议仍还是要照常举行的。所以辅臣们恭送过皇帝,仍回到了殿内。

廷议罢后要回阁房,唐牧才出殿门,便叫牛素唤住。他是大内总管太监,若传旨意,便如皇帝亲临,但皇帝不过用他的口与手,不用他时,他仍还是名卑奴,所以在这些阁臣们面前,他向来是谦卑的不能再谦卑。

请唐牧到偏殿坐定,牛素亲自奉茶,手中却还捧着一盘华容道。他道:“阁老家的公子虽不喜言语,却实在是个聪明孩子。要说咱家小时候也爱下盘华容道,但穷尽方法,至少得走百步余,才能走通。昨日咱家在长寿宫中见令公子九九八十一步便走通了华容道,心想着这怕仍还是唐阁老的亲传,所以今日特地劳烦阁老一回,是想讨赐个点拨,不知阁老可否愿意?”

唐牧把心肝肉一样的儿子狠心撇在皇宫里,一夜功夫,所为何?他接过华容道置于茶台上,两指按在两只小卒上,也知道自己所说的话,牛素必得原样儿复述于李昊,是以说的格外慢:“实则这八十一步走通华容道,并非老臣之巧,而恰恰是我家哥儿自己悟得的。”

他随说着,两指推着小卒已经开始移动了起来:“初时,我亦十分惊讶于他的技巧。后来看他走的多了,这才豁然开朗。他是个孩子,不懂得一马当先,争先抢后,只求曹操能及早脱出。他所求的,是这整个棋盘上十块棋子间的共同互动。

兵卒占的地方最小,又灵活易动,于是许多人走起华容道来,便喜欢以兵卒而试探前路。但岂知孤兵易折,独将难挡,这小卒,必须得两两而走,齐心协力,大将出马,亦必须小卒开道。九九八十一步,你瞧,开了!”

独占四格的曹操,应声而脱出,果真自棋盘中脱了出来。

牛素似是恍然大悟,频频点头:“原来如此!多谢阁老赐教!”

*

这厢韩覃还未进长寿宫,便见儿子如一只才放出笼的兔子一般奔跃而来。三岁大的孩子,在下意识里,与母亲任还是一体,是同一个人。他笑的十分赖皮,小脑袋拱在韩覃的脖子上,嘴里叽叽呱呱说个不停。

他跟韩覃说起话来,普天之下也就只有她一人能听懂。

韩覃拿面颊轻蹭着儿子的脑袋,边听边点头,边望那宫门。皇宫之中不是孩子们乱跑的地方,孩子身后定然还有大人跟着的。

果不其然,李昊紧接着从那宫门里走出来,宫门随即合上。三年未见,她依旧喜欢丁香、沉潭这样的老成颜色,穿着朴素庄重,满身戒备,他前进一步,她便后退一步。

李昊快走两步,越肩而过时问道:“难道朕是老虎,会吃了你不成?”

见韩覃仍还在原地停着,他又止步,问道:“难道你不想出去?”

韩覃紧抱着儿子,不见品姝,却也不问李昊,只问儿子:“品姝在何处,怎的没跟着你?”

唐靖海自己也不清楚品姝去了那里,自从瞧见李昊跟着出长寿宫宫门之后,他立刻变回了昨夜那老儿在在的样子,与韩覃一般目光中满是戒备,时时盯着李昊。

若这两旁红墙高筑的巷子能长一点,再长一点,该有多好?

李昊哂笑一声反问韩覃:“难道你们送她进来,不就是为了叫朕把她留下?”

韩覃一时间也怔住,那夜她晕在唐牧怀中,只知道品姝随着儿子进了皇宫,并不知道唐牧送品姝入宫还有别样一层深意。她不知唐牧的心思,却也下意识否认:“我家品姝还是个小丫头,她父母也万没有叫她入宫的心思。只怕皇上是想岔了。”

李昊仍是一笑:“那不过是句顽话而已。你该知道的,朕若是那样的人,也太对不起陪着朕一起死的韩鲲瑶了。”

这句话,明面上似乎是在答关于品姝的那句话,但韩覃听着又觉得有些不对,见李昊往前走着,遂疾步跟上,追着问道:“皇上这句,是关于这孩子的话吗?”

李昊再不作答,带着府卫与内侍们转身离去。

*

韩覃目送李昊一行人离去,在那巷口站了许久,一跺脚道:“你爹自己办的好事儿,让他自己圆去,咱们回家。”

反正品姝是他送进来的,与她又有什么干系?

她抱着孩子出西华门,唐牧就在金水桥外的大广场上站着。他远远盯着韩覃,韩覃亦气鼓鼓盯着他,唐靖海大声叫着爹,远远伸着小手儿示意要叫唐牧抱。韩覃思索了一路,认定李昊是在骗自己,忽而也就了悟,他执意于再见自己一面,怕也是想要澄清自己当初意气而言的那番话,在心中压了三年的沉负一卸而空,放下孩子的同时,自己也朝唐牧奔过去。

唐牧接过儿子抱在怀中,一手挽过韩覃,并肩而去。

*

李昊就站在城楼上目送,听牛素复述唐牧方才给自己讲的那番话,六科都事陈启宇亦在不远处临风站着听命。

“孤兵易折,独将难挡,这小卒,必须得两两而走,齐心协力。”李昊重复着唐牧所说的话,再不言语。

他当然懂得唐牧的意思。一帝一相,心往一处用,力往一处使,便能无所不利,无往不胜。唐牧这个老贼,到如今仍还是当他是个孩子一般。知道自己心里对他有芥蒂,变着法子用儿子来说服他。

李昊回头吩咐牛素:“去怡园,告诉你家主子,就说他所说的话,朕都听到了,也愿意与他齐心协力。只是往朕的后宫塞人这种事儿,叫他往后永远也不许再办,若他还敢插足朕的后宫,惹恼了朕,朕就将他当年资助南京镇守太监王治谋反,杀太后,谋宫变的事情一条条列出来算账,到时候,他儿子就得改姓李,而不是姓唐了。”

牛素听的满头大汗,两条腿不停抖着:“照实说吗?”

“当然!”李昊反问:“难道唐牧不是你的主子?”

牛素扑通一声跪伏在城楼上,直到两个府卫将他架起来,一路拖出宫外。

陈启宇这几年伴君,已习惯了李昊的喜怒无常,疾步跟他走着,听他吩咐:“唐家有意要送那小姑娘入宫,你今日就可拟旨将此事办了。既是祭酒唐府的姑娘,给个嫔位,单赐一宫住着。

另,先去的庄贵妃,朕要追封她为皇后,这件事,你与礼部协商,将它办好。”

庄箜瑶去时不过一个嫔位,又还是罪家之女,这几年中李昊不顾大臣们的反对一路给其追封,如今还要追封为皇后。陈启宇道:“皇上,您日月光华,春秋正盛,很该择位贤德之女为后。追封逝妃为元后,这样办不合常理,怕礼部不能同意。”

“不止是元后,她是朕的皇后,从此之后,朕永不立后。”

皇帝既是这国家的公器,私人感情于他来说,实在是奢侈不过的事情。他坚持了三年,在见到唐靖海的那一刻便不打算坚持下去了。与唐牧之间的角逐较量就算有胜负,如果没有一个能像唐靖海那样内秀、老成的儿子,他自己纵使做再多的努力,也无济于事。

而唐牧之所以要送唐品姝入宫,恰也正是猜准了他的心思。

李昊道:“礼部当然不能同意,可不是有唐阁老么?让他去说服礼部。

他想从朕这里得到什么,当然也得付出些什么。朕知道,不止礼部尚书、朕的大内太监总管,这一朝上下十之八九包括你,都是唐牧的人,但那又如何?朕坦坦荡荡,是这李家王朝的公器,只求做事,只求百姓安居乐业……”

只求这王朝不要葬在自己和子孙后代的手里。

为此,他愿意去妥协,让步。抛去七情六欲,个人私情。

唯独那个皇后之位,他在上辈子许诺给了韩鲲瑶,这辈子便不会再给任何一个女子。

《宰辅养妻日常》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史书网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史书网!

喜欢宰辅养妻日常请大家收藏:(m.shishuowang.com)宰辅养妻日常史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大秦:开局十万熟练度 娇宠皇妃 保护我方族长 豪门少奶奶:谢少的心尖宠妻 探险生涯从手札开始 赤之沙尘 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 医者无眠 凤回巢 我修的可能是假仙 等星星坠落 偶像直播秀 大唐好相公 在灵异文里种田 从拒绝给小舅子买房开始 我和渣夫都重生了 天珠变 大周仙吏 我在明末有套房 横推从极道开始
经典收藏 不如修仙 蚀骨娇宠 狐狸精陆将军(女尊) 一不小心捅破天 谋家 重生之争霸娱乐圈 嫁给一个死太监 斗图大陆 胖狐狸 一剑成仙 重生后我嫁给了前任他叔 灵媒 裙下之臣 莫道未撩君心醉 枭妃倾天:妖帝,已就擒! 女帝穿猎人 穿到同人里的作者你伤不起啊 掌心宠 追夫十八式(穿书) 拒绝恶魔求婚千百次
最近更新 宠婢 技术型工种(快穿) 隋宫烟云 明玉(快穿) 权宦心头朱砂痣 混元修真录[重生]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 神尊屠天 神凰不为徒 Mafia渣男手册 东宫瘦马 专职加戏的我(快穿) 囚雀 随身带着签到系统 仙鲤鱼咸鲤鱼与驴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白月光分手日常 追妻你就拿命来 大魔王娇养指南
宰辅养妻日常 浣若君 - 宰辅养妻日常txt下载 - 宰辅养妻日常最新章节 - 宰辅养妻日常全文阅读 -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