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不良人

庚新

首页 >> 大唐不良人 >>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目录)
大家在看 赘婿 回到明朝做千户 楚汉争鼎 重生世子爷 老胡同 带着仓库到大明 篡唐 重生之武大郎玩转宋朝 权柄 官居一品
大唐不良人 庚新 - 大唐不良人全文阅读 - 大唐不良人txt下载 -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 []

第1007章

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

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少给我来这一套,我是问你,值得吗?”

苏氏大宅,明崇俨跌坐于坐前,双手扶着桌案,向着正在吟诗的苏大为发问。

他的声音听着倒还算平静,但那双眼睛里透出的神色,仿佛在说:不值。

“李客是我徒儿,我就这么一个徒儿,几乎是当自家孩子在养。”

苏大为侧头认真思索了一下:“如果是你儿子出事,你说值不值得?”

“我……我又没儿子。”

明崇俨拍了拍桌案,一脸恨铁不成钢道:“咱们共事一场,我知你为人,你可以为大唐,为圣人和武后做更多事,何苦在这里,去犯禁?”

“犯禁?”

苏大为似在品味着这个词,陷入深思。

一旁匆匆赶来的安文生,双手抱胸,低垂着头,整张脸埋在阴影里,仿佛老僧入定般。

侠以武犯禁。

昔年秦汉多有游侠行于闹市。

但后来终究被朝廷给一锅烩了。

更别提本朝,丰邑坊之事,便是明证。

任你再大的手段,再多的人脉,一但涉及到朝廷的底线。

就算是武后想保你,圣人岂能容你?

这一切,都在明崇俨的心中闪过,但他没有喊出来。

苏大为肯定明白这些道理。

太凶险了。

若是仗着这段时间圣人武后对你的宠爱,你便做出这等无法无天之事,以私人的力量,去冲撞公器。

冲入都察寺,那和冲撞宫禁有何区别?

苏大为,你真的要自陷绝路,不要前途了?

明崇俨深深凝视着苏大为,从他那张清瘦俊逸的脸庞上,双眼饱含了极为富杂的神色。

“苏大为,说实话,我并不喜欢你。”

他纤瘦如竹节般的手指在桌上轻轻弹动,仿佛在弹奏一首乐章。

“从很早之前,从在玄奘法师座下,我就知道你这个人,坦白说,我认为你很不成器。”

明崇俨的话,终于令低垂着脑袋的安文生张开了细长的眼眸,向他扫了过来。

苏大为几乎同时看向明崇俨,并没有恼怒,而是带着几分好奇之色:“不成器?”

这大唐,恨他的人,讨厌他的人,或许有很多。

比如那些世家高门,比如被他斗倒的那些人,或者因他存在,而失势的那些人。

但还从未有人当面对苏大为说“你不成器”。

明崇俨的眸光锋利如刀:“你知不知道,以你的能力,原本可以做得更多,更好,但你却毫不珍惜这些机会,把你一身本事,用在我完全不能理解的地方。

是,你有一身异人本事,修为通天,可你却并无高人的自觉,依旧把自己当做普通人一般,在长安做着生意,摆弄着你的那些小发明,做着不良人。

直到李大勇死了,你才真正主动想做点什么,主动去百济。

你守住百济原本不错,但你偏偏又去征倭岛。

这究竟有何意义?

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会引圣人猜忌吗?

好不容易创下都察寺这等衙门,你不好好守住门户,却做些无意义的事,最后导致圣人夺去你都察寺卿的位置。

你觉得去黄安县那是圣人器重你吗?

不,在我看来,那是敲打,那是提醒你。

可你呢?

回长安圣人给你至高无上的荣誉,给你想要的一切,给你重赏。

这正是你大展宏图的时候。

可是你却对圣人和武后的任命,百般推辞。

你拒绝长安那些高门拜帖,我也有耳闻。

原本,我以为你是想做一个纯臣,一个孤臣。

可是现在,你究竟在做些什么?

你是想,是想谋反吗?”

明崇俨一番疾言厉色,直如狂风暴雨般扑来。

声音在屋内久久回荡。

震得鲸油灯的光芒闪烁不定。

从没有人,这样向苏大为质问。

从没有人这般指着苏大为的鼻子,说他,你做得不对。

包括安文生在内。

屋内一时沉默。

只有风声从窗外灌入。

苏大为抬头看向窗外黑夜:“起风了。”

明崇俨恼道:“你还有心思说这个。”

安文生在一旁轻咳一声,伸手拍了拍自己圆润白皙的脸庞,笑道:“明郎君能与阿弥说这些,那是真正当是自己人了。”

苏大为的目光变得柔和:“我岂能不知,毕竟是一起扛过枪的袍泽之情。”

“恶贼,扛个屁啊!”

明崇俨俊脸涨红。

并没有共同参军的情谊,何来扛枪之说?

最多就是,在黄安县时,一个县令,一个主薄,大家一个勺里烩过锅。

一个粪勺里,给田里施过肥罢。

安文生收起笑容,摸着下巴道:“明郎君说的也有道理,阿弥身边都是像我和周良、高大龙这种人,周二郎和高大龙就不必说了,他们没多大野心。

就我自己,也只想做个长安贵公子,安享太平,实无太多进取心。

叫我看,阿弥也差不多,他是很知足的人,家庭和睦,衣食无忧,如果再有份事做,无论是给他个不良帅,又或者兵部尚书,我看他都差不多。”

“这就是问题啊。”

明崇俨气得拍桌子:“你们两个加起来比我大那么多,怎么见识还不如我?自古有多大能力,便要担多大责任,苏大为你有这样的能力,没有野心便是错!”

安文生与苏大为对了一眼。

苏大为道:“你觉得我该多点野心?”

“至少积极一点,快去做你的兵部尚书,不要做那些犯禁的事!”

明崇俨道:“以你的能力,替大唐横扫四方,以你的修为寿元,完全可以护佑大唐一甲子,到时天下何人不识君?大唐百姓何人不记得你苏大为,你若在救李客这种事上栽了,既是你的损失,也是天下百姓的损失,你想过没有?”

“想过。”

苏大为点头道:“但我想的和你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我修的是丹阳君公家的修炼法,是道家一脉,心性要求最是淡泊,如水中鱼般。你让我有野心,让我积极,可我禀性就是如此,我能怎么办……”

苏大为两手一摊。

明崇俨瞪着他,像是看一个怪物。

差点就气得脑血栓当场去世。

这世上,怎么会有你这样的人。

我是让你不淡泊吗?

我是让你不要自寻死路,不要做犯禁的事。

留着有用之身,一步一个脚印,以你的能力,可以为天下百姓做多少事。

青史留名也只是等闲。

难道你不想立德、立功、立言,做圣人?

苏大为在明崇俨的注视下,站起身,背负着双手,在屋内踱步。

他的身子浴在月光下,轻吟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明崇俨喉结微微蠕动,好诗,真是好诗。

但是你在我面前,装个屁的逼啊!

安文生也是一脸无语:“以前阿弥总说我是装逼犯,但我现在,越发觉得,他才是。”

“人嘛,总是这样,走向自己的反面,变成自己最讨厌的那个人。”

苏大为苦笑一下,自嘲道:“我也知自己有时候做的未必全对,但于我而言,有所为,有所不为。”

“什么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侍奉母亲,陪伴妻子,对朋友有义,对朝廷有用,这是有所为;有所不为是……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妻子或是徒儿陷入险境,大唐万里河山,不缺我一个苏大为。

若真到两难决择,我必然是先选家人。

不求事事如意,但求无愧本心。”

这话,令明崇俨久久无语。

安文生也是摸着下巴,想笑又无奈的摇头。

当年在征突厥时,苏大为知道小苏的消息,便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你要说他做得对吗?

按军法,杀头都是轻的。

但你若说他不对,这也确实是无奈之举。

不合法,但合情。

而且至少也是抓到了西突厥可汗后,才抛下军务,去找小苏。

那已经是苏大为所能做的最好选择。

哪怕过了这么多年,苏大为,依然是那个苏大为。

在他心中的选项里,永远是家人亲人排在首位。

这么拚命积攒军功,所谓者何?

于苏大为并非是为了什么野心,而是有一个稳定安全的环境,能更好的陪伴家人。

“所以这次,圣人若怪,那便怪吧,不会杀我苏大为的头就行。”

苏大为向着明崇俨叉手行礼道:“无论如何,谢明郎君亲自上门提醒,这份情,我记下了。”

“你……唉。”

明崇俨一甩衣袖:“一个个的都是木头疙瘩,就当我没来过。”

他眉头一挑,脸带恼怒的一甩衣袖,大步离开。

屋内,鲸油灯光芒闪动。

苏大为看向安文生。

安文生也正向他看过来。

“一个个的……明崇俨今晚还去过哪里?”

“阿弥,你当真不怕圣人怪罪?”

……

铛!

高大龙的身子急剧收缩,化为半人半诡异。

一双利爪带着血腥光芒,抓向孙九娘。

孙九娘身形陡然拔高,双足在空中踏动,每一步,脚下生出红色火焰,托着她不断升高。

足下如踩红莲。

高大龙一口咬去,扑了个空。

空中传出“啪喀”一声响。

“铛铛铛~~”

一阵锣声由远及近。

接着是人声喧哗。

还有许多呼哨杂音,还有信号火箭升空。

高大龙为人机警,蛇瞳中光芒闪动,知道不好。

这是惊动了都察寺的警讯系统。

要不了一时三刻,就会有更多的异人赶来。

如今这种情况,绝对没有幸理。

救不成了。

李客,不是你高大叔不想救你,实在是都察寺防备森严。

不能把所有人都折在里面。

高大龙怪眼一翻,一个扭身,反首一头扎进泥土中。

地面一阵翻腾,如巨浪起伏。

“想走?”

天空中,孙九娘身形急落,右手一扬,从指中飞出一枚金环。

那金环迎风便长,变做数尺见方的圈环,向着地面起伏的地方落去。

“无定飞环!中!”

那块土地,被金环一按,地面陡然爆炸,如喷泉向上飞涌。

一条巨大的黑影挟着泥沙冲出。

正是高大龙。

那金环不偏不倚,正勒在他的七寸之处。

蚺鬼有化形之能,能大能小,还能土遁,兼且有死而复生的本事,实在是诡异中一等难缠的怪物。

但被孙九娘的无定飞环勒住,就如孙猴头套上了金箍一般,无论怎么变化,都难脱金环。

一时间,嘶吼连连。

高大龙时而化作巨蛇,时而半人半蛇,时而又化回人形。

在天空、地面不断翻腾。

痛苦万分。

不时有大片的蛇鳞破碎,自空中洒落。

碧绿的诡异之血,如喷雾般飞溅。

那金环任你变化,只是不断收缩。

收紧,继续收紧。

已经深深嵌入到血肉中,再收下去,只怕要将高大龙的头颅整个切下来。

孙九娘伫立在飞檐之上,远望正执着火把如火龙一般赶来的都察寺援兵。

再看向不断翻腾的高大龙,冷声道:“高大龙,若你束手就缚,我会饶你一命,否则,今日便是你的忌日。”

嘶~吼!~~

高大龙拚尽全力,巨蛇蛇吻张开,向孙九娘喷出一口黑雾。

这雾气中,腥气催人欲呕。

被雾气一喷,附近的树木枯朽,水中鱼虾浮起,显然含有剧毒。

孙九娘两脚一点,轻松避开。

却见高大龙借机遁入地下,不管不顾,不断向深处钻去。

“想跑?”

孙九娘冷笑一声,掐起指决:“休怪我不念旧情。”

心神一动,深入地下的无定飞环猛地一收。

地面的震动霎时停止。

借着宝物延伸的感知,孙九娘清晰的知道,高大龙的头颅被飞环切下。

她轻叹一口气,将手一招。

带着血迹的金环从地下飞出。

被她用红莲之火净化后,重新缩为指环戴上中指。

去岁她在蜀中曾吃过诡异的大亏,之后张果便赐下这件宝物,是她护身法器。

有了此物,她的实力倍增,哪怕遇上诡异中顶级的存在,也可以游刃有余。

片刻之间,增援的都察寺缉捕和差役还有一帮异人便赶到了。

孙九娘指了指高大龙断首之处,吩咐人将蚺鬼的尸首挖出。

……

圆珠化为一道银光,电射向魏破延。

眼见就要射入他的胸中。

魏破延不慌不忙,手中横刀向着地下一刺。

“土形术,沙海!”

咻~

地面碎石和泥土猛地掀起,宛如一只巨掌。

耳中只听波地一声轻响。

圆珠轻松从沙砾碎石扬起的沙墙中穿透。

但后方,已经失去了魏破延的身形。

清风猛一转头。

身后丈余,魏破延的身形自阴影下钻出,宛如鬼魅。

清风脸上闪过一抹错愕,眼中旋即爆出兴奋之色。

“听人说你曾是苏大为手下最厉害的异人,果然有些本事。”

他手中法决一掐,远射的银色圆珠陡然爆开。

化为无数银色的小甲虫,振动着翅膀,向着这边飞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变得极慢。

无数食尸虫划着弧线,灿如烟火。

清风面对魏破延掐着指决。

而魏破延身形如妖魔般,避在阴影中,如踏着水波,向着清风奔袭而来。

横刀,拖在身体后方,长刃没入泥土中,却诡异的不见一丝阻碍。

四周的声音全都消失,连风也一齐消失。

只有魏破延仿若慢镜般,不断踏前的脚步。

每一步,都像是踏在清风的心脏上。

究竟是食尸虫先一步赶到,还是魏破延先冲上来?

唰!

刀光,挟着无数碎石一齐向着清风兜头劈下。

整个空间,像是被魏破延一刀切开。

画面有了不规则的扭曲,左边的清风向左面坍塌。

右面的清风,向右面崩碎。

然而,魏破延眼神爆出寒芒。

没中?

这一刀下去,劈中的东西,居然如灰白色的碎石般崩塌。

“霸王卸甲?”

这声音才出,就听头上传出清风的笑声:“道爷这是金蝉脱壳。”

清风的脚,自空踏下。

原来方才一瞬间,他竟以身上道袍为壳,身子倏地钻出。

这是道家的李代桃僵之术。

专为反败求胜的绝技,可谓死中求活的遁术。

魏破延手中横刀一举,还未及反应,只觉眼前银光大盛。

无数食尸甲虫,带着万千流萤,四面八方的飞至。

这光芒如此绚烂,以至于魏破延的瞳中,皆是这种流萤之光。

他的瞳孔暴缩,反手一刀插入地下,厉声道:“沙海!”

地面隆隆起伏,无数沙石如喷泉般爆射出来。

空中无数沙砾灌注着真元,犹如强弓劲弩,激射向那些食尸虫。

“萤虫岂与皓月争辉!”

清风大笑一声:“给道爷收!”

魏破延身子一震,只觉腰间猛地多出一物。

那是一条金光闪闪的绳索,一缠上来,便疯狂缠绕,将他的身体缠了个结实。

捆仙索!

清风仗着这法宝,在蜀中时,曾让明崇俨和高大龙都吃过亏。

此时魏破延措不及防,顿时中招。

“死。”

清风落地,一脚向着魏破延的头顶狠狠踏去。

他不是孙九娘,对苏大为的手下并没有任何旧情可念。

这一脚,就存了将这五毒阎罗一脚踩死的念头。

虽为道童,但跟着喜怒无常的张果,他本就没有太多普通人的情感。

太上无情,天道无情,以万物为刍狗。

既为道爷的敌手,那就乖乖送你一程。

噗!

一脚踏下。

清风脸色顿时一变。

不对。

脚下的五毒阎罗,身体如沙砾般坍塌。

清风身形一变,落地后视线扫去。

自己的捆仙索散落在地上,被自己一脚踏上的,只是一堆碎石沙砾。

他将手一招,无数食尸虫汇聚在掌心,重新聚为一枚圆珠。

“假的?”

清风的嘴都给气歪了。

才露了一手金蝉脱壳,这五毒阎罗不曾想也精于此道。

居然用沙石做了个傀儡替身。

人呢?

他的视线四面扫过,双眉倒拧。

“给道爷出来吧!”

清风猛地一爪抓向黑暗。

他身后的阴影,如沸水般翻滚。

魏破延的身体突然从黑暗中浮出,飞速后撤。

“休想逃。”

清风一声冷笑,右足重重踏地:“给我定!”

脚下阴影如箭一般向前延伸,一直蔓延到魏破延的脚下。

双方身形同时一震。

魏破延的身体仿佛被点穴一般顿住。

“好个道童,竟有这种手段。”

他的声音缓缓道:“你的师父是谁?”

“蜀中张果。”

清风冷笑,手中托起定风珠。

向着魏破延轻轻一吹。

“去吧!”

银珠爆开,无数火焰流萤,划着曼妙的弧线,乱舞银蛇。

魏破延的双脚被清风的影子束缚住,双手举起横刀。

瘦削的脸上,一脸阴郁。

似是做了极大的决心。

“你的脚动不了,移动被限,如何能躲过我的食尸虫?”

“战胜你,何须移动?”

魏破延缓缓道:“道分阴阳,尔后有五行,先天真炁可化万物。”

横刀反手插入脚下阴影:“定!”

这一刀,无形的真炁传递。

清风只觉身体一震。

这一霎,时间空间仿佛消失,自己与那五毒阎罗就像是一根蛛丝的两头。

不光是自己定住魏破延。

魏破延也定住了自己。

不好!

清风心中剧震。

只见一圈圈的真炁涟漪,自魏破延身周游动,最终将他方圆十丈,化为巨大的沙海。

随着魏破延一声低吼。

黑色的雾气弥漫升腾,无数沙砾激溅向天空。

每一粒沙,都像是拥有意识,飞射向清风的食尸虫。

噼啪!

宛如雨打芭蕉,只是瞬间,地面便多了无数虫尸。

“我的定风珠!”

清风看得肝胆俱裂,忙将手决一变。

剩下的食尸虫不敢再上去,迅速飞回,在他掌心重聚为圆珠。

只是这一次,圆珠仿佛缩水了一般,足小一圈。

“这是师父赐下的宝物……你赔我的定风珠!”

清风道童看得睚眦欲裂,只觉心在滴血。

抬头看去,神色猛地一变。

魏破延身形不见。

前方,只有滚滚黑雾在涌动。

那雾气无比的阴邪,渗人。

其中隐有无数兽类吼叫。

“诡异……出巡?”

清风感觉仿佛被人狠狠一耳光扇在脸上。

自己亲自出手,动用师门法宝,不但没能杀了五毒阎罗,反被对方削弱了宝物。

还有眼前,这些诡异,从何而来?

喜欢大唐不良人请大家收藏:(m.shishuowang.com)大唐不良人史书网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
站内强推 高武:开局窃取不死神凰天赋! 左道倾天 玄浑道章 明末亲军锦衣卫 我的食材遍布修真界 腹黑毒女神医相公 万诱引力[无限流] 亲爱的阿基米德 混沌天帝诀 模拟城市之打钱 诸天之开局只有一天寿命 天珠变 仙途闲修 最强小农民 永恒圣帝 凡女仙葫 北雄 异界之科技为王 梅琳传奇 在灵异文里种田
经典收藏 明朝好丈夫 大明从京师沦陷开始 猛卒 大唐:陛下,算了吧,低头认个错吧! 重生之战神吕布 三国从杀出长安开始 盛唐小园丁 覆汉 大汉从种田开始 我在古代开医馆 大唐公主的小驸马 庆余年 楚氏赘婿 北宋闲王 回到三国战五胡 楚汉争鼎 最强特种兵之龙刺 史上最强小秀才 篡唐 大唐扫把星
最近更新 1627崛起南海 朕又不想当皇帝 史上最强小秀才 新三国之大汉帝国 明天下 东晋北府一丘八 带着系统来大唐 朝为田舍郎 北国谍影 佣兵的战争 唐土万里 重生之战神吕布 大唐逍遥驸马爷 战国改革家 大唐好相公 回到明朝做昏君 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长乐公主对我摊牌了 冠冕唐皇 红楼春
大唐不良人 庚新 - 大唐不良人txt下载 - 大唐不良人最新章节 - 大唐不良人全文阅读 - 好看的历史军事小说